疫情期間長租公寓“賺黑心錢”:租企和租戶之間如何平衡?

微信圖片_20200215140604.jpg

疫情之下,每個行業都難以幸免,房屋租賃業務更是首當其沖的那一批。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商業租房還是民用租房,都面臨著極大的考驗:如何平衡租企和租戶之間的權益,如何讓各方的利益訴求得到滿足?

春節檔往往是各大商超店鋪絕佳的銷售時期。然而,據中國網財經報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商超顧客稀少,商戶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在此情況下,房企通過減免租金的形式來降低商戶的運營成本,從而與商戶共度難關,收獲口碑。

1月24日起,各大商業地產商紛紛實行租金減免政策。據中國網財經的不完全統計,截至2月9日,全國超四成房企實行免租政策,最長達36天;近六成租金減半,最長達67天。

那么,互聯網租企如何度過疫情“寒冬”?他們的做法似乎并不厚道。

蛋殼公寓:從房租正常,到被約談

早在1月31日,蛋殼公寓就被網友曝光要求自己的房東免租一個月,但自己作為“二房東”卻并未給租客免租。眾多網友表示“并未受到關于免租的消息”。這種一邊省錢、一邊賺錢的行為,瞬間被網友抓住“辮子”,遭到相關租客的譴責和投訴。

2月3日,蛋殼公寓發布政策,針對武漢無法返城的租客為其返還一個月的租金,同時根據受疫情的影響程度,不同地區的租客將享受不同的租金補貼。

然而,有的租客表示所謂的返還和補貼并非“現金”,只能用來抵扣服務費、維修金、水電燃氣費用、部分租金和續租首付款等APP內的賬單費用。一言以蔽之,買時是人民幣,退時是減免券。

受到更大的輿論壓力后,蛋殼公寓不得不在此調整策略。2月13日蛋殼公寓宣布,針對疫情期間(2月1日—29日)合同到期進行續約的租客,將在首月減少50%月租金、住滿6個月返20%月租金的基礎上再返50%(武漢地區為100%)月租金作為補貼。

網絡上一波未平,現實中一波又起。2月14日,深圳住建局約談蛋殼公寓深圳負責人。針對蛋殼拖欠房東租金又要求房東免租、不給租客免租等事項,深圳市住建局要求蛋殼高度重視,按法規和合同妥善處理問題,且將密切跟蹤關注事件進展情況。

其實,真正令人不滿的是,補貼自始至終是以“減免券”、“抵扣券”的形式返還。誠然,這樣是為了租客能在后來更多傾向于續租而減少公寓損失,但這種近乎于綁架的減免優惠政策,真的能起到作用嗎?賬簿上彌補出來的數字,換來的是負面的輿論,于公寓何加焉?

自如租房:續約漲價平常事,疫情引爆導火索

前不久,自如租房漲價上了熱搜。

微博的自如租客網友表示,自如租房不僅沒有減免租金,反而在續約上瘋狂漲價:漲幅普遍增長10%-30%。

事實上,續約漲價是長租公寓的普遍現象,疫情是促使長期以來租客的不滿情緒爆發的導火索。按照自如規定,續約時房價漲幅在3%-5%之間,后來變成不高于10%,但很多情況下加上“根據市場情況“的名頭,有一些租客甚至要掏出更多漲幅的房租。

從2月7日以來,自如陸續發布了一系列的利民性政策。針對武漢的自如客,減免2月50%的租金和全部服務費,但需要3月1日之后在自如APP內領取。針對受疫情影響無法返城的自如客,可選擇短租,享受與長租同等價格,3月1日后返回并居住的租客,減免2月服務費,3月1日后無法返回且不再居住的租客將辦理無責退租,減免2月服務費,協助打包和寄送行李。

然而自如針對返城的租客安排好像并不妥。從2月2日起自如要求租客主動提交春節出行信息,不然的話凍結房間門鎖。此前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長趙濟貴表示,沒有確診或無明顯癥狀的返京人員應自由進入小區。

如何快速有效地落實政策,和租戶進行友好且有效的溝通,并且減少不合理的漲租行為,是自如最應該考慮的事情。

互聯網租房企業:機制不健全,意識不到位

互聯網租房企業與消費者之間的沖突,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點:臨時漲租且漲幅過高、缺乏適當的減免政策、服務態度敷衍甚至粗暴、對待返城租戶不友好。

總結起來在兩個方面:互聯網租房企業缺乏合理的應急管理與溝通機制,也缺乏社會責任的擔當和履行意識

并不只是蛋殼和自如等一線租房企業,其他租房企業也難逃其咎。

有網友指出,樂乎青年社區在特殊時期將返城租戶“直接趕出去”,并未采用合理的社區管理措施,在疫情的特殊情況下缺少減免政策,反而短信催租。

向“黑貓投訴”舉報的租戶稱在我愛我家租房,續租時發現服務費從5300上升到16000,向客服提出異議時對方卻拒絕履行合同。此外,太原我愛我家的租戶隱瞞事實租房導致102戶居民被隔離,通過此事可以看出租房企業在加強臨時管理方面存在一定缺陷。

如何才能建立起合理的應急管理與溝通機制,又如何樹立起社會責任的擔當和履行意識呢?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和新派公寓創始人王戈宏針對這一類難題提出了建議:建立租賃產業專項扶持基金、為輕資產租賃機構設立評級體系和標準、建立租賃產業保險體系、審核租賃機構貸款資格。從宏觀層面來講,體系和標準上的完善、大量資金的扶持,對互聯網模式的租賃企業來說必然是好事。然而,在溝通管理與社會意識兩方面都欠缺的情況下,租賃企業憑借什么來通過考驗呢?提供的標準是否具有參考價值呢?

是的,我們不得不承認,互聯網長租公寓具有輕資產、無抵押或抵押少、進賬少、融資難、管理成本高等特點,在疫情的特殊情況之下,受到的經濟和社會影響很大。然而,消費者不是流氓,并沒有提出完全免租、迅速退款這樣對租企一方并不公平合理的要求。相反,公寓一味地將疫情所帶來的風險和損失推給租客,反而有落井下石之嫌。

蛋殼、自如等長租公寓如果繼續這樣、不及時改正的話,早晚會淹死在輿論的唾沫中。不負責任的公司,不可能長久地存在!疫情下不僅落實不好相關的減免政策,甚至干脆賺“黑心”錢,這個時候大額漲租,不返還租金,又將租客趕出公寓和社區,必將陷入輿論的旋渦。就算一時間賺了夫人,難道賠了兵之后的將帥還能保住夫人嗎?

其實,租客的要求并非苛刻。

毋庸置疑,租企和租客,都是疫情局勢的“受害者”,都需要在這場“寒冬”中活下來,那么,平等友好地交流、在合情合法的基礎上共同承擔風險就是必然要求,這是公寓需要注意的。共同規避風險,或許一時的損失更大,但從長遠來看無疑更具戰略意義:社會責任的擔當所帶來的口碑效應,其自身的營銷價值和“帶貨能力”,或許會彌補這寒冬中的拮據。(完)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南昌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