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向左,數字科技向右,分野成為主流

孟永輝 2020-02-21

原標題:金融科技向左,數字科技向右,分野成為主流

文/孟永輝

在互聯網金融持續遭遇監管的時候,人們開始尋找互聯網金融的接棒者,以此來抵消互聯網金融落幕帶來的空白。在資本與巨頭的聯合推動下,金融科技一度成為互聯網金融玩家們競相爭搶的熱門領域。互聯網金融似乎找到了避風港,借助金融科技的顛覆性,我們可以改造那些原本用互聯網金融無法改變的痛點和難題,從而給金融行業帶來更加深度地影響。

的確,相對于互聯網金融僅僅只是用構建互聯網平臺的方式來撮合出借人與項目方,只能帶來金融行業運行效率的提升,無法真正解決金融行業本身的困境和難題。一旦出借人和項目方不再需要互聯網金融平臺撮合,所謂的互聯網金融模式必然遭遇挑戰。另外,互聯網金融平臺以撮合和中介為主的盈利模式需要強大的流量紅利作為支撐,一旦失去了流量的支持,互聯網金融平臺的經營必然面臨困境。

說到底,所謂的互聯網金融其實同其他的“互聯網+”模式并沒有什么區別,都是在借助平臺模式做流量撮合的買賣。一旦沒有了流量和資本的支撐,神奇的“互聯網+”模式便會遭遇越來越多的新挑戰。很多人把這種以C端用戶為主要改造對象的發展模式看成是消費互聯網,它主要改變的是C端用戶的消費習慣和行為習慣。在C端用戶的消費習慣和行為習慣尚未發生深度改變的時候,這種撮合和中介的商業模式尚且有一定的效果。一旦C端用戶的需求發生改變,“互聯網+”模式的神奇便會失效。

金融行業同樣如此。當出借人的需求僅僅只是為了理財而理財的時候,他們需要的是方便、快捷的投資方式;當出借人的需求除了方便、快捷之外,還需要安全、新穎的投資方式的時候。僅僅只是借助互聯網金融的方式,必然無法獲得滿足。因為互聯網金融僅僅只是改變金融產品的購買渠道,并未改變金融行業本身,當出借人的需求發生改變,我們需要新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才能滿足。

改造金融產品和服務,成為破解互聯網金融痛點和難題的關鍵。如何改變?僅僅只是借助互聯網金融的去中間化肯定是不行的,因為去中間化改變的僅僅只是出借人,并未改變金融行業本身。我們需要改造金融行業的B端,通過改造B端來獲得新的金融產品和服務。這其實與其他行業有著同樣的發展脈絡,也就是我們現在經常提及的產業互聯網。

所謂的產業互聯網其實就是把B端用戶當成是改造對象的時代,通過深度賦能,多方位支撐,我們可以改造消費互聯網時代那些沒有改造的痛點和難題,從而滿足C端用戶的新需求。金融科技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應運而生的。從行業發展的規律來看,金融科技取代互聯網金融是非常合理的。這或許是金融科技的概念一經被提出便吸引了新舊玩家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是,金融科技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生長的沃土,只有真正深諳金融行業運作之道的玩家才具備金融科技的素質。對于互聯網玩家來講,去金融化后的數字科技或許才是他們可以長期發展的目標。這可能是京東金融轉型成為數字科技的根本原因所在。

從表面上看,從金融科技到數字科技僅僅只是兩字之差。其實,這兩個字的差異透露出來的是內在運行邏輯的深刻變化。金融科技是在金融行業的內外部環境已經發生深刻改變的大背景下,金融行業與科技行業深度融合的結果,它代表的是金融與科技兩種元素的融合,融合之后,依然有很強的金融屬性。數字科技則不然。它是站在產業互聯網的角度,通過更加深度地挖掘金融行業背后的數字“資產”,再去深度賦能金融行業以及其他行業的存在。數字科技是科技的一種,盡管它脫胎于金融,但是已經沒有了金融的痕跡,有的僅僅只是濃烈的科技色彩和元素。

金融科技與數字科技的區別最終決定了我們不能把兩者等同起來看待,而是需要從更加深度的角度來看待。金融科技的本質依然是金融,而數字科技的本質則更多地是科技。金融科技關注的是對金融進行賦能與改造,最終依然要落腳在金融上;數字科技更多地關注的是對金融進行挖掘和創新,最終則是落腳在科技上。金融科技的玩家需要具備深厚的金融背景,數字科技的玩家則需要具備強大的科技實力。

金融科技與數字科技內在特質的不同最終決定了他們的參與者同樣有很大的區別。對于那些不斷遭遇監管的互聯網金融玩家來講,或許他們從來都沒有把自己當成是金融機構,當然,他們也不具備金融機構的特質。所以,數字科技或許才是他們最應該加持的概念。通過不斷地去金融化,不斷地挖掘金融行業本身的新功能和新元素,他們或許可以找到更多的新機會。迎著產業互聯網的東風,曾經被監管的互聯網金融或許可以迎來新的發展。

對于傳統金融機構來講,他們雖然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被互聯網金融玩家逼退到了角落里,但是,他們在互聯網時代同樣實現了深度互聯網化。線上金融同樣是這些傳統金融機構積極加持的一個重要方面。所以,雖然傳統金融機構在獲取用戶上沒有互聯網金融那樣一往無前,所向披靡,但是,他們卻完成了互聯網化。

有了互聯網化的支撐,當金融科技的浪潮洶涌而來的時候,這些想要打一個翻身仗的傳統金融機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絕佳機會。無論是自身的研發,還是借助外部強大技術中臺的賦能,他們都想要用新技術去解決那些在互聯網時代無法解決的痛點和難題。以金融行業為改造對象,以新技術為工具,這或許正是金融科技最為生動,最為直接的重要體現。因此,金融機構才是金融科技的天生孿生體。

金融科技與數字科技的這種區別和聯系最終決定了我們不能僅僅只是一味地把金融科技與數字科技等同起來看待,而是需要分門別類地看待金融科技和數字科技,才不會有陷入到盲目加持的怪圈。值得慶幸的是,經過了互聯網金融的洗禮,我們對金融科技化的方向有了一個較為清晰地認識。簡單、一味地去金融化,非但無法解決金融行業本身的痛點和難題,反而還會把金融行業的矛盾和風險進一步放大,到頭來不僅會傷害到廣大用戶的利益,對于金融行業本身來講同樣是一種傷害。

有關金融的進化需要立足金融本身,真正從金融行業的運行規律出發,通過不斷將新技術應用到金融行業身上,解決那些用互聯網技術無法解決的痛點和難題,讓金融行業的運行效率的提升不再是簡單依靠互聯網式的去中間化所導致的,而是依靠新技術對于金融行業內在流程和環節的深度來獲得的。我們現在看到的大數據風控、人工智能客服、區塊鏈信任體系都是從改變金融行業內在運行規律的角度來提升金融行業運行效率的做法。

對于廣大的金融機構來講,他們雖然并不具備天然的技術優勢,但是,他們卻有對金融行業運行效率的深諳和精準把控。借助這些優勢,他們可以讓金融科技化始終在金融的視角之下進行,避免了像互聯網金融那樣有脫韁的風險。對于金融機構來講,他們真正欠缺的是對新技術的研發和應用的能力。當金融科技時代來臨,只要傳統金融機構強化了這一方面的能力,我們就可以跳出互聯網金融的發展怪圈,真正把金融行業的發展帶入到由金融行業內部驅動的全新時代。

對于以科技見長的互聯網公司,特別是以阿里、騰訊、百度和京東為代表的科技巨頭來講,他們則可以通過徹底地去金融化,專注于金融行業的科技化挖掘來找到更多新的發展可能性。數字科技其實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方向。金融行業作為一個與人們的生產和生活有著深度密切聯系的存在,透過金融,我們可以輻射到人們生產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在產業互聯網的浪潮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數字科技不僅可以為金融行業進行賦能,同樣可以為金融行業之外都其他行業進行賦能。這個時候,數字科技其實已經變成了一個深耕產業互聯網的方式和方法。對于紅利見頂的消費互聯網玩家們來講,通過加持數字科技無疑可以為他們打開一個新的突破口。

當互聯網金融的監管持續,誰才是它的接棒者成為人們關注的重要話題。有人把金融科技當成是未來,有人把數字科技看成是方向。金融科技和數字科技都沒有錯,錯誤的是我們忽略了對于互聯網金融進化方向的模糊。讓金融的歸金融,讓科技的歸科技,厘清思路,重新出發,金融與科技或許可以找到正確的共處之道。

作者: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暢銷書作家,行業觀察者,特約評論員。長期關注行業研究,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400萬字。轉載請保留作者版權信息,違者必究。

(免責聲明: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布的觀察或評論性文章,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且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極客網無關。文章僅供讀者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投訴郵箱:[email protected]

標簽金融
  • 孟永輝
    孟永輝,資深撰稿人,專欄作家。從事互聯網多年,長期關注行業研究。微信公眾號:孟老獅。
    分享本文到
南昌股票配资